首页 评论文龙与文龙赤方案战

文龙与文龙赤方案战

  明清那点事:谈袁崇焕与努尔哈赤的间谍之战(张延兵)间谍和反间谍之战,是宁远之战中袁崇焕与努尔哈赤的斗智较量,此时,蓟辽督师袁崇焕向崇祯皇帝朱由检献出了“五年平辽”的方案,什么是“五年平辽”呢?基本方案就是继续以关外的宁远为中心,守护山海关,同时,延宁远北上,高墙壁垒,步步为营,说白了,他是想用筑城的办法,将中军大帐一直修到皇太极的盛京(即沈阳)去!结果列位看官都是知道的,袁崇焕非但没有实现这个战略,相反被朱由检凌迟处死,那么,袁崇焕为什么实现不了“五年平辽”方案?崇祯皇帝为什么要杀了他呢?袁崇焕是当时明军的著名将领,而且还是进士出身,可以说是“文武全才”,据说,崇祯皇帝朱由检为此专门在平台召见了袁崇焕,原则上基本同意了这套方案,当然,也有说法是袁崇焕为给崇祯皇帝宽心,故作此说,袁崇焕向朱由检夸口,说五年平辽,那么这套方案有无可行性呢?我们仅就这套方案的理论而言,笔者认为,理论上是可行的,步步为营的战略巩固明军在关外的根据地,并压缩满洲八旗的活动范围,如果时间、空间皆利,确实可以将明军的中军大帐修到盛京去,辽事确实可以五年平定,在没有打响保卫宁远城战斗之前,袁崇焕还针对努尔哈赤善用间谍,亲督同知程维楧稽查奸细,派人巡守街巷路口,又动员街民配合士兵逐户搜捕,笔者想说明一下,明朝末年的经济其实是非常发达的,江南一代的资本主义萌芽已经兴起,可以说,明朝是“国穷官富”“国穷商富”的局面,如果明朝利用行政力量在民间筹措资金,是可以大有收获的,魏忠贤收工商税,虽然说这个坏蛋是为了自己捞钱,但是想客观上满足了“辽饷”的征收,李自成攻占北京后,也从皇宫、官员、富商手里获得了大量的财产,这些事实都说明,朱由检当时就应该动用行政力量筹措资金,已经到了国家危急存亡的关头,采取非常手段也是无可厚非,可是他就是没有这么做,这不得不说是政治失误,有记载为证,在萨尔浒之战中,努尔哈赤曾派出大量间谍来到明军中间,收集情报,第一时间传递给努尔哈赤,同时,袁崇焕要求朱由检同意自己推举的亲信,原则上朱由检是答应了,要知道,明军的管理制度是由军事将领和特务机构(东厂或者锦衣卫)派出的监军共同掌管,当然这都是“五年平辽”的包票所起的作用,袁崇焕本来就是蓟辽督师,是东北地区的最高行政长官和军事长官,如此一来,袁崇焕的亲信部将也成为大明最精锐的部队——关宁铁骑的主要负责人,关宁铁骑已经变成了亲一色的“袁家军”,其实,袁崇焕的任务并不重,但是在“五年平辽”的大策略下,袁崇焕已经从朱由检手里要到了对大明最精锐的部队的绝对权力,即统帅权、人事权、财政权和军事战略任务,这其实也是袁崇焕最想得到的。

  在进攻明朝边关开原时,努尔哈赤采用的仍然是间谍战,安插大量间谍收集情报,对开原城内虚实进行侦查,然后用制定的作战方案挫败了明军,取得大捷,袁崇焕始终是在按“保关内必守关外,保关外必守宁远”的原则指挥作战,他在东北应该说干得不错,宁远一战就是最好的战例,但是袁崇焕手上的权力实在是太大了,朱由检不是傻子,而且很聪明,他会为“五年平辽”的大策略而兴奋不已,但是兴奋过后,他会意识到权力的落空,而且,还有一件事情让袁崇焕权力过大的问题更加突出化,那就是袁崇焕擅杀毛文龙,毛文龙与后金作战多年,屡有战功,而且在部队中有一定威望,也有一定的军事实力,比如耿仲明、尚可喜、孔有德等皆是毛文龙的部将,不管毛文龙是不是该杀,对于处理这样一位特殊人物,袁崇焕先斩后奏,虽然袁崇焕是东北地区的最高行政和军事长官,他拥有这个权力,但袁崇焕不请旨擅自作主斩杀大将的行为,却让他人特别是朱由检感到,袁崇焕是拥兵自重,杀毛文龙是想一家独大啊!袁崇焕擅杀毛文龙之后,耿仲明、尚可喜、孔有德等归顺满洲,毛文龙大军对满洲八旗的牵制作用已不复存在,而且,耿仲明、尚可喜、孔有德三人的投降,使得明军受到了严重的损失,他们还献上了明军的作战情报,更重要的是他们还带去了明军的火器制作方法,这对于满洲八旗兵马来说,是如虎添翼,此消彼长,可见,袁崇焕此举实在不明智,更不用谈什么“五年平辽”了!由于袁崇焕在“关宁锦防线”上的坚守,使得满洲八旗不能顺利入关,于是皇太极使用反间计,让一个太监偷听到有关袁崇焕投降的话语,甚至让他看到与皇太极的书信,然后回去向朱由检打小报告,利用朱由检多疑的心理,让朱由检自毁长城,杀了袁崇焕,这是很多小说和电视剧里的桥段,在谍战中,努尔哈赤十分老道,他培养的间谍为他攻克明朝的疆土立下了功劳。